当前位置: 杨丞琳 > 体育新闻 > 军运会残障运动员:他们在同一面旗帜下续写军人荣光

军运会残障运动员:他们在同一面旗帜下续写军人荣光

2019年10月23日 13:31 来源:中国新闻网 

  (武汉军运会)军运会残障运动员:他们在同一面旗帜下续写军人荣光

  中新社武汉10月23日电 题:军运会残障运动员:他们在同一面旗帜下续写军人荣光

  中新社记者 梁婷

  位于武汉的五环体育中心,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会旗迎风飘扬。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22日迎来田径项目首个比赛日。

10月22日,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田径比赛在武汉五环体育中心举行。在男子残疾人400米IT1级决赛中,印度选手GUNASEKARAN ANANDAN以53妙35夺冠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10月22日,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田径比赛在武汉五环体育中心举行。在男子残疾人400米IT1级决赛中,印度选手Anandan Gunasekaran以53妙35夺冠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当晚,尽管天空飘着小雨,但雨水未能阻止印度选手Anandan Gunasekaran冲刺的步伐。赛场内,观众将目光齐齐聚焦到这位“刀锋战士”身上。“53.35秒!”成绩播报的那刻,现场欢呼,Anandan Gunasekaran跪地仰天祈祷,并俯身亲吻赛道。

  当天的田径项目中,Anandan Gunasekaran收获残障人400米IT1级比赛和男子残障人100米IT1级比赛两枚金牌。

  2008年,Anandan Gunasekaran在执行任务时踩到地雷,左腿被截肢。但他没有消沉,一直坚持跑步训练。在上一届军运会上,他收获了一金一银。

  如今,他代表印度再次征战武汉军运会。“最大的收获是看到自己在进步。”说起这些,他的眼中闪烁着光芒。他说,来武汉后一直忙于训练,如今终于有时间放松。“想逛一逛武汉,多交一些朋友。”雨中,他身披印度国旗,脸上挂着笑容。

    10月22日,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田径比赛在武汉五环体育中心举行。在男子残疾人400米IT5级决赛中, 法国选手SEBASTIEN PRADALIER以1分29秒97夺冠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    10月22日,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田径比赛在武汉五环体育中心举行。在男子残疾人400米IT5级决赛中, 法国选手Pradalier Sebastien以1分29秒97夺冠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这场雨对法国选手Pradalier Sebastien而言,并不那么讨喜。男子残障人400米IT5级比赛中,他是唯一坐轮椅的参赛选手,雨水给其操作轮椅带来些许不便。即便如此,他最终还是以1分29秒97夺冠。

  Pradalier Sebastien此前在军队服役,直至2010年7月,一场车祸让他下肢失去知觉。他说,受伤前,运动于他而言是一项爱好;受伤后,运动让他重拾信心,在赛场证明自己。他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康复中心的军人们,身体上的残疾并非不可逾越的障碍,只要下定决心,一切困难都能克服。

  本届武汉军运会共有48名残疾运动员。他们来自德国、巴西、法国、印度、意大利等不同国家。站上赛场,他们诠释着同样的军人气质,奋力超越、永不放弃。

  46岁的荷兰运动员Vermetten Edwin将每年的10月24日定为自己的“庆祝日”,用他的话说是“庆祝自己依然活着”。

  2001年10月24日,Vermetten Edwin开着卡车在波斯尼亚执行任务,越过山丘时,车辆突然失控,他被压在地上,腿部失去知觉。受伤后,他花了九年时间,恢复走路能力、提高体能,虽然经常跌倒,但他每天都设立目标要走得更远。

  在22日男子残疾人100米IT4级决赛中,他获得一枚金牌,这份“庆祝日”礼物来得恰逢其时。

  “我不想放弃,我内心里一直把自己当做军人,在我心里永远活着一名军人。”他说,在荷兰,他已不再是穿军装的战士,但他依然为国家和军队工作。下一届军运会他将50岁,如果条件合适,他仍会出现在赛场上。

10月21日,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射箭项目在湖北省武汉市举行,残健运动员携手出战军运会比拼射箭。图为意大利残疾运动员T0MASULO Fabio参加在湖北省武汉市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射箭项目。中新社记者 周毅 摄
10月21日,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射箭项目在湖北省武汉市举行,残健运动员携手出战军运会比拼射箭。中新社记者 周毅 摄

  意大利军官Roberto Punzo是射箭场上唯一坐轮椅的运动员,他说,军运会对他而言不仅仅是一场比赛,更是他身为军人报效祖国的另一种方式,他将与队友一起尽最大努力,争取升起国旗。

  区别于奥运会将残疾运动员与健全运动员分开比赛,军运会的残疾人比赛和健全人比赛同时同地进行,其中射箭项目还设置了残健混合团体赛。射箭竞赛委员会技术官员林志坚介绍,残健混合团体赛的设置,是要告诉那些负伤致残军人,他们没有被遗忘,他们也能融入军运会中,享受比赛。

  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残障运动员们,正汇聚在同一面旗帜下,续写军人荣光。(完)